北京延庆矿冶遗址群入选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发布时间:2015-04-25 15:40:45
北京延庆矿冶遗址群入选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北京延庆矿冶遗址群入选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北京延庆大庄科辽代矿冶遗址群居住遗址发掘现场。本版图片/新华社

北京延庆矿冶遗址群入选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二里头时期城址(东赵中城)城墙剖面。

北京延庆矿冶遗址群入选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湖北枣阳郭家庙曾国墓地出土的凤跗。

北京延庆矿冶遗址群入选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南江旧石器地点群晚期石制品。

京华时报讯(记者张然)2014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结果昨天揭晓。北京大庄科矿冶遗址群从25个候选项目中脱颖而出成功当选,打破了北京25年来没有考古项目入选“全国十大”的僵局。北京另外一个候选项目故宫(微博)明清建筑基址以两票之差遗憾落选。

据悉,大庄科矿冶遗址群是目前国内发现的辽代矿冶遗存中保存冶铁炉最多,且炉体保存相对完好的冶铁场所,其基本形貌清晰可见。发掘所揭示的炉型结构为正确认识中国古代冶铁高炉的炉型结构演变提供了弥足珍贵的资料。

据了解,1990年,北京金中都水关遗址曾当选“全国十大”。在此之后,北京已经有25年没有考古项目入选“全国十大”。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解释道,这主要是因为北京从去年开始才立法要求所有基本建设必须经过考古,而很多城市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开始这么做了。其次,北京主动发掘的项目比较少,大多是为了应付基本建设的被动发掘,哪儿有工程就去哪儿考古发掘,而没有对有重要学术价值的遗址主动进行深入研究。

而对于故宫明清建筑基址的落选,昨天,故宫有关负责人指出,故宫项目从25个入围的考古项目中脱颖而出,名列第11位,故宫通过此次评审收获颇丰。

■幕后解读

延庆矿冶遗址群为何入选?

弥补辽代研究的不足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介绍,此次大庄科矿冶遗址群能够入围主要有两大因素。首先,辽代之后北京作为首都的朝代比较多,但此前很少发掘出与首都级别相应的重要遗迹,比如北京曾发现很多汉代墓葬,但汉墓在全国到处都有,这次“辽钢”的遗址规模、厂子本身的生产规模与首都级别是相衬的,而且保存完好,可以让后世全过程了解当时的冶铁过程,弥补我国辽代研究比较薄弱的不足,这是“辽钢”入围的重要原因。其次,最近五年,国内对手工业遗迹考古高度重视,对隋唐以后尤其是宋辽金元的考古比较重视,这也是“辽钢”入选的重要原因。

哪项新发现“获赞”最多?

遵义土司墓地获全票

据参评专家透露,本次评选出现罕见的一幕——贵州遵义新蒲播州杨氏土司墓地以全票入选“十大”。21位评委均投了赞成票。

专家点评指出,土司是古代的一种民族管理制度。我国从秦建立了多民族统一的中央集权国家。多民族统一分为政治军事的统一和文化认同的统一。土司项目出土了大量精美的金银器,代表了宋代金银器制作工艺的最高水平。但专家提醒不要光看金银器,要将这些“宝贝”和内地的金银器进行对比,可以看出文化认同、政治认同。“作为中古时期到封建社会晚期的土司墓的发掘证实了当时多民族统一国家的民族认同问题,填补了考古学空白,也提供了历史借鉴。”

为何故宫建筑基址落选?

尚需再发掘一段时间

据参评专家透露,故宫明清建筑基址此次在投票中仅以两票之差无缘“全国十大”。之所以没有当选,专家表示主要是因为故宫明清建筑基址发掘才刚刚开展不久,目前的发掘面积不是很大,很多专家认为再发掘一段时间,或许会在现有明代遗址的基础上发现元代的遗迹,或许会有更多的重要发现。

“如果故宫这两年再做一些工作,将发掘工作延续下去,资料更丰富、证据更充分、年代更早、重要性更彰显,那以后还有希望当选。”一位参评专家表示。

■2014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1.广东郁南磨刀山遗址与南江旧石器地点群

2.河南郑州东赵遗址

3.湖北枣阳郭家庙曾国墓地

4.云南祥云大波那墓地

5.浙江上虞禁山早期越窑遗址

6.西藏阿里故如甲木墓地和曲踏墓地

7.内蒙古正镶白旗伊和淖尔墓群

8.河南隋代回洛仓与黎阳仓粮食仓储遗址

9.北京延庆大庄科辽代矿冶遗址群

10.贵州遵义新蒲播州杨氏土司墓地

■部分入选发现亮点

◇广东郁南磨刀山遗址与南江旧石器地点群

揭开古人类活动聚集地

该遗址发现上下两个包含石制品的旧石器时代早期文化层,出土各类石制品近400件,揭露出一大片古人类活动区域。这处遗址是广东省首次发现并经科学发掘的旧石器时代早期旷野类型遗址。通过考古可 以判定,当时古人类的中心活动区域范围远远超过1000平米以上,是中更新世南江两岸古人类活动较为集中的一个中心营地。这一发现将广东最早有人类活动的历史由距今13万年左右大幅度提前至数十万年前。

◇河南郑州东赵遗址

首现早期独特祭祀形式

遗址位于郑州市西北郊。考古人员在这处遗址发现了一座新砦期城址。目前所知的新砦期城址仅在郑州新密新砦遗址发现过一座,学界尚有争议。东赵遗址的这座城的发现将为中原腹地早期国家的形成提供重要参考。

此外,考古人员在二里头时期的文化遗存中有一个罕见的发现——在二里头时期城墙的基槽内发现一副儿童骨架。专家推测,这或许跟祭祀活动相关,有可能是筑城的时候用小孩祭祀。这一现象系同时期其他遗址首见。

◇湖北枣阳郭家庙曾国墓地

精美鼓瑟“祖先”出土

一个不曾见诸传世文献的诸侯国——曾国,从1978年曾侯乙墓的出土开始掀开了神秘面纱一角。曾国凭借其精美的青铜器、绝世瞩目的编钟等书写着春秋战国时期楚地的灿烂文化。本次参评的项目,墓区的国君墓M1出土了大量的文物, 其中发现了几个“最早”:最早的瑟和建鼓、最早的成套戈射用具、最早的墨、最早的鎏金实物铜虎形饰品等。其中出土的钟架横梁均为两端圆雕的龙首,通体浮雕彩绘变形龙纹,架子立柱为浮雕相结合的龙凤合体的羽人形象,精美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