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大博导发公开信揭文学院“乱象” 举报院长腐败

发布时间:2015-11-06 09:36:19
苏大博导发公开信揭文学院“乱象” 举报院长腐败
10月11日晚,一则名为《朱栋霖教授的公开信》的帖子,在网上引起强烈反响。苏州大学博导朱栋霖在公开信里称,因为维权,他遭到文学院院长王尧的打击报复,被强迫提前退休,赶出苏州大学。在信中,朱栋霖还举报王尧学术腐败。
苏大博导发公开信揭文学院“乱象”举报院长克扣经费学术腐败

  10月11日晚,一则名为《朱栋霖教授的公开信》的帖子,在网上引起强烈反响。苏州大学博导朱栋霖在公开信里称,因为维权,他遭到文学院院长王尧的打击报复,被强迫提前退休,赶出苏州大学。在信中,朱栋霖还举报王尧学术腐败。

  昨天下午,苏州大学在官方微博上对朱栋霖的质疑进行了回应。不过对于这个回应,朱栋霖并不认可。现代快报记者 韩小强

  1981年毕业于南京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获文学硕士学位。1981~1991年,任苏州大学中文系教师,1990年晋升教授。1991~1994年,任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1994年至今任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1993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组织遴选、批准为博士生导师。为教育部国家级精品课程“中国现当代文学”负责人。

  1981年考入江苏师范学院(现苏州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教育专业,先后获得文学学士、文学博士学位。现任苏州大学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文学院院长兼唐文治书院院长,江苏省一级重点学科中国语言文学负责人。2015年1月被聘为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

  “他打击报复,强迫我提前下岗!”

  在这篇写给苏州大学学术委员会全体委员的公开信中,朱栋霖教授称,“我本应70周岁退休,但今年九月突被强迫提前退休,赶出苏州大学。写这份申诉材料时,我已是领取社保金的底层一员。”

  记者了解到,朱栋霖1949年6月出生,今年66周岁。他在信中写道,对于资深博导,全国不少高校都是70周岁退休,苏大也一直按70岁退休执行。“被提前退休,源于我为维权讨薪,院长王尧恼羞成怒,借故打击报复,强迫提前下岗。”

  朱栋霖在公开信里写道:“从2013年起学校实行绩效工资制度,按照教师贡献大小年终发放劳务报酬。2013年我的名下国家精品资源共享课2000点,省重点教材400点,省优秀教学成果奖400点。那年年底,我向主管财务的逢某某副院长提出此事,逢答我:‘我与王院长研究过,这笔钱不是给你的,是给院里的。’该年终我尽管有2800个教学奖励绩点,合计67200元,但这笔款我分文未得。而同年度,周某教授以视频公开课2000点,文学院给了他2万元。为何同是教育部级课程2000点,有人给2万元,对我却分文不给?教学绩点应有分配条例,文学院没讨论,院长说给谁多少就多少。”

  据朱栋霖称,2013年和2014年,他一共被克扣教学奖励11.52万元。“上学期期末6月24日文学院大会上,我站起来公开向院长王尧讨薪、维权。”

  “我的申诉引起全院教师惊讶,他们没想到竟然有这等违法事情发生在文学院,很多老师事后纷纷向我表示同情和支持。院长王尧恼羞成怒,扬言以后要对开会站起来提意见的教师处分!于是这学期开学,我突然被通知退休,赶出苏州大学。”

  “院里的经费他想给谁就给谁”

  在公开信中,朱栋霖还称苏大文学院“院长霸占学术资源,独断专行,顺者昌逆者亡,有正义感的教授边缘化,有成就的青年教师孤立无援,学术标准丧失,学术风气极度恶化。”

  朱栋霖写道:“他已连任院长三届十年(从中央到地方都规定连任两届),从2005年到2014年连续两届211建设费不下400万元(王尧从不向大家公布)。这一大笔经费除部分用于设备建设的,其余都是王尧一人独断专行……教师们对211立项与经费使用从不知情。王尧一个人想给谁就给谁。他利用这些经费拉帮结派。”

  朱栋霖称,为了利于制造自己的学术成果和声誉,王尧反复拉权威刊物负责人来讲课,给大额讲课金。“《文学评论》一编辑三个月来校作两次讲座,同一个题目。2012年下半年,他拉《中国社会科学》编辑一天在文学院讲两次,为的是多给钱,他要发表文章。这些人来了他就与季某(文学院老师,记者注)陪同游玩吃喝(从不让该专业的教师们接触),顿顿茅台酒招待,临走送大闸蟹等很多东西。某核心刊物主编说:‘我现在什么地方都不去,只去苏州大学,顿顿茅台酒。’过去连续几年间,他一人在核心刊物《当代作家评论》上每年发表7~9篇文章,每期发表1~2篇。这种全国称怪现象,究为何因?”

  朱栋霖还称,王尧没有硕士学位,他在苏大读博,英语六级考试27分,照样获得博士学位。这三年,文学院总共讲座83次,一半以上讲座被他一人承包了。每次花费数千元,在高级宾馆吃喝开的是“住宿发票”,完全违反财务制度。

  朱栋霖称,2008年12月文学院换届时,十多位教授提出要查清王尧的不正当经费使用情况,要求王尧公布211账目与规划??均被王尧置之不理。他在会上说:“我都有发票。”

  朱栋霖对此提出异议:有“发票”就正当吗?王尧带人在南园宾馆吃喝,大量费用开具的名义是 “住宿费”。

  王尧:已聘请律师为自己维权

  昨天下午,记者多次电话联系朱栋霖,电话始终处在占线或无人接听状态。记者随后发短信表明身份联系采访,朱栋霖教授回复记者短信:“暂不必(采访),已经引起校方关注,毕竟不是大事,朱栋霖。”

  而王尧在电话里回复记者,他不接受采访,但他已经将此事向苏州大学汇报了,将由苏州大学统一发布公开声明。另外王尧还告诉记者,他已经聘请了律师,为自己维权。

  记者随即联系苏州大学宣传部有关负责人。对方表示,苏州大学将出具官方说明,统一回复媒体。

  苏大:朱栋霖是正常退休,没发现王尧违纪

  昨天下午5点29分,苏州大学官方微博发布了落款为“苏州大学新闻中心”的《关于对朱栋霖教授公开信中部分问题的说明》,这篇微博对《公开信》中朱栋霖教授的退休问题、绩效工资分配问题、王尧教授任职阶段相关经费使用等问题进行了回复。

  《说明》中写道,“我校现行的教职工退休文件依据是《苏州大学教职工退休工作暂行办法》,根据该《暂行办法》,博士生导师可延长至65周岁退休。朱栋霖教授1949年6月出生,现已超过65周岁。学校依照教职工退休文件规定,已于今年9月初通知文学院及其本人办理退休手续。”

  “2015年度春学期结束前,文学院已经对2013~2014年朱栋霖等几位老师漏发的有关劳务费按类别一一予以了补发,由财务处分期打入他们的工资卡。”

  “ 2013年3月,朱栋霖教授亲自到苏州大学纪监审办公室(现为纪委、监察处)反映文学院王尧院长使用经费的有关问题,学校党委纪委高度重视,专门组织审计人员对王尧院长2005年7月至2012年12月任职期间的经济责任进行了全面审计,没有发现违纪违规问题,此审计结果也向朱栋霖教授当面作了通报,朱栋霖教授当时未表示异议。”

  朱栋霖:包庇错误,掩盖问题!

  对于苏州大学的官方回应,现代快报记者昨晚再次联系了朱栋霖。

  朱栋霖告诉记者:“关于退休的问题,当初我从南大调到苏大来,苏大明确表示我和南大的教授一样,70岁退休,而且那时候苏大的博士生导师也是一直执行70岁退休。前几年政策突然变了,但学校里还有人70岁退休的。这个政策不能因人而异吧。在2012年政策调整时,苏大校长本人对我说:‘朱老师,你到65岁肯定不会退休。’所以让我退休,是他(王尧)打击报复。”

  朱栋霖还对工资漏发的问题表示质疑:“在两年中间,我两次向分管院长提出这个问题,这不是一笔小数目,分管院长怎么会不清楚呢。这不是漏发能搪塞的。”

  关于举报王尧相关经费的问题,朱栋霖说:“纪委跟我见面时,我没说没有异议。我当时说,有好几个具体的账你们没有查,纪委说因为时间比较早没法查。我们又提出把这几年的账目向大家公布,他们(纪委)也同意了,但至今没公布过。”

  朱栋霖最后说:“用八个字来概括就是,包庇错误,掩盖问题。这是文学院乱象的根源!”



拉蒂搜索,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精彩词条推荐:新开1.80传奇

上一篇:释永信这70天:最不好的时光?
下一篇:空姐捂脸被塞行李架 欢乐成分居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