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慈利矿企被指邀官员兼职 多次占农地起冲突

发布时间:2015-04-20 10:38:57
湖南慈利矿企被指邀官员兼职 多次占农地起冲突

  新华网长沙3月22日电(记者袁汝婷 白田田) 这是一家怎样的企业?在政府看来,是县里矿产开采的“行业龙头”;在百姓眼中,却是“无法无天”的“矿山霸主”。

  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在矿产资源丰富的湖南慈利县,一家矿企“盘踞一方”十余年,数度聘任政府官员任职高管,多次涉及与当地村民的土地利益纠纷,甚至爆发肢体冲突。而在其高额产值的背后,更暗藏着种种吊诡现象,其中不乏当地政府的身影。

  多名官员任职企业 镇办矿企遭贱卖?

  自2002年来到湖南省慈利县龙潭河镇之后,张家界恒亮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与老百姓的纠纷、冲突就始终“不消停”。尽管如此,十多年来,恒亮的生意仍旧风生水起。

  恒亮公司,为什么如此“牛”?新华社记者近日赴慈利县展开调查,据多位村民反映,恒亮公司的“底气”,不仅来自于自身经营本钱,更来自于当地政府与其千丝万缕的关联。

  龙潭河镇方解石矿资源丰富,这类矿石用途广泛,利润丰厚。2002年,龙潭河镇的镇办企业“龙潭河镇石米厂”经营权被镇政府拍板,以每年12万元的承包费承包给恒亮公司。

  多位村民向记者反映,他们觉得“镇办矿企被贱卖了”。龙潭河镇原镇长潘兆龙也介绍,早在1992年就有村民提出以40万元价格承包,当时矿山年收入已达350万元。此后十年,多户村民提出申请,价格都远高于12万元却被拒绝。

  时任镇党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周吉初告诉记者:“承包没有公开招投标,镇政府开了几次会。”他说,承包给恒亮公司主要是因为“引进外来资金县政府有奖励,有税收分成”,也是出于“长期发展”的考虑。

  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龙潭河镇曾有多名官员在恒亮公司任职,其中就包括镇党委原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周吉初,此外,还有龙潭河镇原镇长、后任职慈利县交通局党组成员的杨某,慈利县公安局原副局长谢某等。他们的职务皆是“总经理助理”。

  以周吉初为例,记者了解到,2008年他退居二线后,一直在企业任职。直到2014年年初,他才正式退休。

  周吉初告诉记者,慈利县政府曾号召退居二线的老干部到外来企业协助工作,工资在政府领取,补助则由企业支付。然而,中组部2008年下发文件规定,退出现职、未办理退休手续的党政领导干部原则上不得在企业兼职,一般也不得安排到企业任职。

  此外,还有村民称,部分公职人员曾对外承认持有恒亮公司股份。恒亮公司副总经理刘纪军对这一说法予以否认。

  企业“盘踞”村镇十余年 多次爆发激烈冲突

  十余年间,村民们不仅仅质疑企业与政府或存在“官商隐形勾结”,更有多户村民和企业间发生数次肢体冲突。

  针对土地纠纷问题,龙潭河镇文高村村民、年近七旬的吴明金说:“我的地,我没签一个字,没拿一分钱,却被强占了十多年。”

  吴家并不是该镇唯一与恒亮公司存在纠纷的村户。在一份村民申诉书中,数十人联名控诉恒亮公司强行侵占土地,雇佣地痞流氓等多次恐吓、殴打村民,波及三个村9户34人。

  2014年10月,恒亮公司违规开采已被慈利安监部门查封的矿山,吴明金阻拦,遭该公司员工推搡驱离,二儿子吴友华被公司员工殴打。

  2013年,岩坪村村民管楚林一家,因恒亮占其承包地、补贴金额低而阻工,引发冲突。管楚林向记者出示慈利县人民医院诊断说明书时说,72岁的管母颜凤翠被恒亮公司的人殴打,经诊断为“胸腰椎压缩骨折,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恒亮公司没有赔偿,医药费也没有出。”

  “他要挖你的山,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不少村民言及恒亮公司霸道的作风心有余悸,称其手段“粗暴恶劣”,例如村民反映,恒亮公司雇佣龙潭河镇有吸毒史的杨某为公司“临时护矿队”队长,而这个队主要职能就是“打人和助威”。

  有村民告诉记者,在数次冲突的协调处理中,当地政府、公安部门还出动大量警力,甚至慈利县公安局主要领导亲自带队,“阵仗特别大”。2012年,慈利县公安局曾调派7个派出所8辆警车前往阻工现场“协调”矛盾。

  企业“吃肉”百姓“喝粥” 利益分配严重失衡

  记者调查发现,多起冲突起因皆是当地老百姓质疑“企业吃肉,百姓喝粥”。利益分配与补偿机制失衡是企业和村民矛盾的根源。

  慈利县公安部门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等材料显示,龙潭河镇曾有部分村民在恒亮公司采矿点采取静坐、栽树、堆放石头等方式数次阻工,试图干扰正常生产。恒亮公司副总经理刘纪军坦言,公司经营中“确实与村民发生过肢体冲突”,主要原因是村民认为补偿不公平。

  据了解,恒亮公司目前拥有8000万元固定资产,共承包七座矿山,年销售收入七八千万元,是慈利县方解石开采加工行业龙头。村民介绍,目前方解石原矿利润约60元一吨,深加工后,利润空间更可观。

  龙潭河镇党委书记谭颖崴介绍,2002年起恒亮公司每年给镇政府12万元矿山经营权承包费,近几年调高到14万元,镇政府再给矿山所涉村组18500元补偿。此外,若损毁地表开采矿洞,则对土地遭损的村户进行每亩1万元的一次性补偿,每开采一吨矿石给村组补助3元,开采经营高峰时期,村组每年约能获得一两万元补助。

  村民们认为,与高额收益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村民获得的补偿太低。此外,村民们还与恒亮公司就土地产生纠纷,有的村民一分钱都没有拿到,有的村民则称被迫低价“就范”。

  还有不少人反映,恒亮公司在“抽取”利润的同时,当地生态环境遭到破坏,境内公路被运矿车辆破坏,“也没见企业对当地进行多少回馈。

  据悉,恒亮公司还曾因涉嫌偷税漏税,于2010年被张家界市公安局经侦队立案调查。公司相关负责人回应称,目前税款已经补齐。

  新华社记者初次调查采访三个月后,再次询问慈利县政府相关负责人,对方称尚未展开进一步调查,有相关情况再回复。截至发稿时,记者未收到相关进展回复和通报。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