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两张照片看中东:也门与叙利亚危机大不同

发布时间:2015-04-18 11:51:00
从两张照片看中东:也门与叙利亚危机大不同

从两张照片看中东:也门与叙利亚危机大不同

文/赵泺鸣



近段时间,网络上有两张照片非常火,其中一张拍摄于中国实施的也门撤侨行动中,照片中健康活泼的小女孩被美丽的中国海军女兵领上回家的军舰,她们的后面是中国海军帮助同胞搬运行李的温暖场面。另一张则是拍摄于叙利亚与土耳其交界的难民营,照片中一个小女孩误把对着她的照相机镜头当成了枪口,高举着双手做投降状,纯真不再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嘴巴也因害怕而紧紧抿起,在她的背后则是一片焦土。

两名小女孩,在相近的时间,相近的地点,面临的命运却大不相同,给人的震撼无疑是空前的,也从侧面凸显了中东局势的错综复杂。如果这两张照片能够唤醒国际社会对中东战火造成的人道主义灾难的意识,也算是好事一件吧。

也门顺利撤侨凸显中国经营“朋友圈”智慧

今年1月,也门战火在酝酿许久后终于爆发,之后战况迅速恶化。与伊朗政府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胡塞武装组织攻占了也门首都萨那,逼得也门总统外逃沙特。之后以沙特为首的十余国联军空袭也门,却未收到明显成效。也门这场新“代理人战争”有长期化趋势,当地人民的生命安全也受到严重威胁。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政府果断调遣原本在亚丁湾海域执行护航任务的军舰,在零伤亡的前提下,以极高的效率完成了对中国571名华人华侨的撤离工作,可谓雷厉风行。但就是这样深得人心的行动,却也有人在其中挑刺。网络上有人评论称,中国撤侨是片面的依靠硬实力的大国沙文主义。还列举了三条理由:1、将当地汽车全部强租,霸占机场跑道,只许本国飞机起飞,不管他人死活;2、通过外交施压,将临国宾馆征订一空;3、勾结邻国边防警察,只放中国人,无视警察殴打其他企图越境者。

微博截图

针对这种批评,且不说在危急之时优先确保本国公民的安全是国际惯例,单是刚刚脱离是非之地的那500余名侨胞恐怕也不会答应。其实纵观中国在过去撤侨行动中遇到的困难,能取得今天的成果实属不易。1998年印尼排华事件发生时,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还不够大,撤侨行动在很大程度上依靠着当地的华侨商会来协调,效率低下不说,还很容易节外生枝。2004年印度海啸发生后,美国派出了威武的海军第七舰队协助撤侨,而中国在第一时间能派过去的撤侨力量仅为一条货船。2010年海地地震的时候,美国为了“紧急撤侨”,出动海军控制了海地的太子港机场,一切航班均以美国公民为先。

直到2011年利比亚战争中的撤侨行动,中国在海外苦心经营的成果才一下子令世界感到震惊。在那场撤侨行动中,中国动用了海陆空三个维度,以及军、民双方的力量,辗转多个国家,成功撤离了三万多中国侨民。当时已经岌岌可危的卡扎菲军队直到最后一刻还在派人手保护中国侨民的离开。希腊也在当时那场撤侨行动中帮了大忙,他们提供了7艘每艘可载两千人的船只协助撤离,还包下地方宾馆安排侨民的住宿。如此出工出力,与当时中国购买希腊国债以缓解其经济困局有着直接的关系。

中国本次在也门的撤侨行动,绝对不像网上所说的“只顾本国人”。在首批中国侨民撤离后,中国政府于4月2日下午派出了一支武装部队快速登陆亚丁湾,协助撤离了包括巴基斯坦、新加坡、德国、英国、加拿大等多国共计225人前往吉布提。而此时的美国,不仅当年派出第七舰队撤侨的威武不再,甚至有本国公民在也门遇害后,还表示美军“没有撤侨计划”,并声称“鉴于也门当前局势非常危险、不可预估,派军队撤侨会让美国公民置于更加危险的境地”。

如果不是中国这些年在国际交往中通过投资、贸易等手段与他国共赢,同时还恪守国际规则、对他国以诚相待,恐怕这些国家也不会在危急之时如此不予余力的帮助中国撤侨。所以说,中国在撤侨行动中表现的高效、果决、“强硬”,正是对这些年中国在外交上取得的成绩的最好肯定。

正是由于中国苦心经营的海外“朋友圈”,才使得中国影响力能够遍布世界,在恐怖主义和极端势力有所抬头的当今社会,正是由于有了中国强大实力做后盾,才使得不论哪里发生战乱,中国的侨民都能在第一时间获得有力的支援,照片中中国海军与小女孩灿烂的笑脸,将会成为“新常态”。

多国空袭也门局势图

叙利亚危机与也门战乱有根本不同

虽然近期国际舆论被也门战乱抢了风头,但仍掩盖不了北面叙利亚局势的恶化。4月1日,恐怖组织“伊斯兰国”武装人员潜入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周边之后迅速扩张,到了4日已经基本控制了距大马士革市区5公里的一座城镇,这也是“伊斯兰国”首次攻占大马士革郊区。

虽然自3月1日起,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宣布正式展开清缴盘踞在萨拉赫丁省的“伊斯兰国”武装,并于3月31日宣布正式收复北部重镇提克里特,但清缴“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还远未结束。由于“伊斯兰国”长期盘踞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交界处,叙利亚东部和伊拉克西部的大片土地均已在其控制之下,叙利亚和伊拉克边境已经“名存实亡”,武装分子可以毫不费力地在两国之间流窜。“伊斯兰国”在伊拉克一侧遭到军事打击,必然会促使其成员向叙利亚境内转移,巴沙尔政府面对“伊斯兰国”的压力将会骤增,“伊斯兰国”武装人员突然出现在大马士革周边,就是其重心已向叙利亚转移的征兆。

如今的伊拉克政府已经在萨达姆政权被推翻后在美国的主导下重建,美国领导的打击“伊斯兰国”军事联盟在行动时会与伊拉克政府保持很好的沟通,但到了叙利亚一边,情况就完全不同了。美国与叙利亚长期敌对,虽然在打击“伊斯兰国”的问题上双方似乎互有妥协,但在军事行动上依旧戒心十足,美国在叙利亚境内实施军事行动几乎从不与叙方协调,这就导致了在军事打击“伊斯兰国”的效果上,伊拉克要明显好于叙利亚的现状。

叙利亚危机与也门战乱还有着本质的不同。叙利亚是俄罗斯等国在中东地区的“桥头堡”,其幕后是美国与俄罗斯的较量,但随着美国的衰弱以及俄罗斯国力的恢复,美国已经不可能一口吃下叙利亚,只能是通过扶持反对派来不断削弱巴沙尔政府的实力。如果再加上“伊斯兰国”的从中搅局,叙利亚可以说是形成了一个“2.5国鼎立”的局面,如果没有重大的变故,这种如泥潭般的冲突还会长期持续下去。

而在也门发生的战争则不同,冲突的双方是属于逊尼派的沙特和与伊朗关系密切的什叶派胡塞武装组织,虽然也有其他势力从中渔利,但本质上其实是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抢地盘”的行为。胡塞武装在也门当地的武装力量非常强大,甚至还拥有自己的空中力量,沙特等多国联手实施的空袭也难以奏效。沙特如果想强行吃下胡塞武装必然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而这也正好中了伊朗的套,因为伊朗本意就是通过胡塞武装拖住沙特,从而使其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方面伸得开拳脚。

沙特对这种局面看的也非常清楚,虽然十几国联军浩浩荡荡,但沙特的本意还是在于维持其逊尼派在当地的优势,此次军事行动应该也会在推翻胡塞武装建立的“非法政权”后点到为止,避免使自己陷入被动。

叙利亚战火之说以连绵不绝,本质上还是美国仍然企图维持自己的世界霸权,中东斗而不破的局面最符合美国目前的战略利益,这就导致了因战争产生的难民营也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常态化”。在难民营长大的孩子们时刻与战火为伴,恐怕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和平。当像照片上那样惊恐的眼睛一双双增多,并发出无声控诉的时候,不知那些发战争财的幕后黑手们,能否坦然面对呢?(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