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毕业账单:定格此刻别离 是为下次欢聚 8F

发布时间:2018-12-06 17:32:50
不一样的毕业账单:定格此刻别离 是为下次欢聚

­  高校学生的毕业季,有大学生感叹,毕业季也是花钱季,聚餐、找工作、拍毕业照,处处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  要和相处了四年的同学们分开了,免不了要一顿接一顿地吃散伙饭,有的学生还会一起去毕业旅行;大学毕业意味着从此要成为一个职场人,为了求职,还要参加一场接一场的招聘会;有的人还会微整形、拍写真……

­  连日来,本报记者采访了我省多家高校的毕业生,并于今日起推出"毕业账单"系列报道,讲述他们的大学时光。

­  三五个男生聚在一起吃饭、喝酒、唱歌,唱着唱着,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几个女孩子穿上漂亮的裙子,在校园里每一个值得怀念的地方拍照;一个宿舍的人相约去旅行,不想分别后留下遗憾……

­  在这些毕业生身上,有哪些故事?他们的花费又有多少呢?

­  A 她们把宿舍叫做"奶牛场"

­  她,一位漂亮的"90后"妹子,一名即将离校的大四毕业生。她叫于奕杉,山西农业大学信息学院动画1201班的学生,她即将开始华中师范大学的研究生生活。

­  2012年9月,这个腼腆的高中女孩走进大学校园,认识了舍友张婷、张丹、闫佳慧、张霄和杨琪,她们来自不同的城市。

­  初次相识,她们一起去看了一部奶牛为主演的动画电影。电影中奶牛的形象让这6个女孩神往,由于专业的原因,她们一起装扮宿舍,给宿舍的墙壁主体涂成橙色,阳台涂成绿色,卫生间涂成蓝色,还画有草与蝴蝶。她们把共同生活的331宿舍叫做"奶牛场",而她们都是生活在这个"奶牛场"里的"快乐奶牛"。

­  于奕杉在大学里学到最重要的知识是合作。因为她学的是动画专业,做一部片子需要剧本、前期、脚本、分镜头、剪辑和后期合成几大类的任务,每次老师布置下任务后,她们六个人通常就会被分为一个任务组。虽然很难,但是最让她们开心的是能合作完成一部又一部片子。这些片子的制作让她们学会了合作与团结,友情也在朝夕相处中升华。

­  即将毕业之际,舍友们有的已找到工作,有的正在准备别的考试,有的在等待研究生入学。准备论文答辩之前,6人从太谷坐上火车去了舍友闫佳慧的家——平遥,吃着闫佳慧妈妈给她们准备的农家菜,她们特别开心。"过两天,我们6个人要去太原拍合影写真,如果时间允许,想6个人结伴去舍友的家都转一转,把这次旅行当成我们的一个纪念,让时间在这一刻静止,让我们永远记住大学里的美好时光。"于奕杉说,大学期间的生活费通常来自三个渠道:一部分是父母给的,一部分是奖学金和助学金,一部分是兼职收入。平时她一个月的生活费在1000元至1500元之间,而即将毕业的这一个月,比平时多花了很多。

­  邮寄被褥、生活用品的快递花费:100元

­  全班同学聚餐:100元

­  老乡会、考研班同学、关系不错的朋友等聚餐:共计约500元

­  和舍友一起拍写真:500元

­  舍友家及周围景点旅游:100元至500元不等,计划花费约2000元

­  花费总计:约3200元

­  B 让时光定格十年后再见

­  "四年前,我带着满心的好奇来到这座城市;四年后,我带着满满的感动和回忆离开这座城市;四年里,很感恩与大家的相处和陪伴。我来自广西南宁,不说再见,同学们,后会有期。"

­  这些话语,来自一段视频,一段带着对全班46名同学的毕业感言和对彼此祝福的视频,它的拍摄者和剪辑者,都是杨雷,一个来自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的小伙子,就读于山西财经大学。杨雷说,拍摄这段视频的机器是自己的,剪辑是用网上下载的剪辑软件,所以并没有什么花费,而且他只用了四天的时间就完成了全部的工作,"我们的拍摄可能不是很专业,剪辑也可能很业余,但这是对我们大学四年最好的纪念!"

­  5月17日,是杨雷他们拍毕业照的日子,当天下午,杨雷组织同学们在学校餐厅包饺子。那天,除了两个同学有事没有参加,班里其余44名同学全部到齐。晚饭结束后,杨雷给大家播放了已经剪辑好的视频,并与同学们约定,十年后,他们全班同学要再聚一次,到时候再把这个视频拿出来,让大家看看彼此的变化。

­  当天晚上,杨雷还做了一件事情,就是帮同学们买火车票。"6月初,我和同学们就在群里讨论过毕业旅行的事情,最后决定去王家大院。"杨雷说,一共去了14个人,因为班上的同学,有的是之前已经去过了,有的是抽不出时间来。

­  5月17日的聚餐有两名同学没有参加,杨雷觉得这是一个遗憾,为了不让所有人都留有这个遗憾,他在5月24日晚上组织同学们又聚了一次。那晚全班同学留下了一张大合影。

­  那天以后,杨雷开始陆陆续续送走宿舍的兄弟们,"现在宿舍里就我一个人了,我还跟他们开玩笑说;‘我这享受的是博士后的待遇,一个人住单间!’"话虽这么说,但从杨雷的话中,依稀能听出几分不舍和伤感。

­  因为是班长,所以班里的各种毕业事项都是由杨雷负责的,"现在就剩同学们的饭卡和宿舍没退了,退完这些,我们的大学生活就真的结束了。"杨雷考上了东北财经大学的研究生,处理完班里的事情,他也会在7月5日左右离校。

­  全班同学包饺子:35元

­  去灵石王家大院旅行:115元

­  大聚餐:80元

­  火车票:200多元

­  花费总计:430多元

­  C 他为30个班级拍毕业照

­  "今年毕业季,总共拍了三万五千多张照片。"6月24日,周晓宁在他的微信朋友圈里,发了这样一条信息。

­  他是山西大学商务学院2012级艺术设计系商业影像方向的毕业生,从大二开始,每到毕业季,他都会给毕业班的学生们拍摄毕业照。今年自己也要毕业,这让他每拍完一个毕业班的照片,都会变得感伤,他信奉李宗盛说的人总是要用点什么来成就自己,而他觉得是学校成就了他。

­  山大商院芦花湖里白天鹅来休憩,他会站在湖边若干小时,抓拍白天鹅的一举一动;芦花湖里荷花开放,冬天下了雪,他或站或蹲,拍摄盛开的荷花与雪景;校园里的图书馆、办公楼、标志性的建筑,在他的镜头下美轮美奂……

­  每每拍下学校的风景,他都会将照片传到微博与微信朋友圈里,有毕了业的学姐学哥们会感叹校园风景真美,变化真大,也有人会说真想去学校里看看。

­  说起毕业季拍照,周晓宁说,他从大二就开始给学姐学哥们拍了,那时的想法就是赚点零花钱,其间,他还和两位学哥创办了工作室。"后来关掉工作室,是因为怕耽误学习。"周晓宁说,之后,他就开始在校园里拍风景、人物、建筑等,而这些拍摄让更多的师生认识并了解了他。今年有的毕业班在投票选摄影师时,班级里的大部分同学都选了他。

­  也许是自己平时能赚点零花钱,周晓宁说,他的生活费要比同学们高一些。"毕业之际花费更多,每个月要花4000元以上,我也不知道干了什么。"周晓宁说,有时很大一部分花费都用在了摄影器材的购买上,刚入学时,父母给他买了一台1.5万元的相机,后来相机用坏了,又重新买了一台相机,而他的镜头,在这几天又多了微距、超广、定焦及长焦镜头,每种镜头的花费在5000元至1万元不等,大学四年来,器材的花费已有七八万元。

­  作为毕业生给毕业班的同学们拍照,周晓宁说,他今年的心态和去年完全不同,今年已没了要赚零花钱的念头,而是想拍好每一张照片,一是觉得是大学时光的最后时刻,特别有纪念意义,一是觉得特别伤感,每拍完一个毕业班的照片,都会觉得离校时间越来越近,越来越不舍。

­  在这个毕业季,周晓宁给30个班级、20余个宿舍拍了毕业照。看着后期修剪的一张张照片,虽有不舍,虽有伤感,但周晓宁觉得时间易逝影像长存,他希望时光能定格在这一刻,让校园越来越美,更多的学弟学妹们选择他的母校。

­  舍友、好朋友、班级同学聚餐:共1000元

­  添置两个移动硬盘:1000元

­  摄影道具:1000元

­  花费总计:3000元

­  大学辅导员点评:聚餐、拍照都很有意义是毕业美好记忆

­  山西财经大学文化传播学院的辅导员王瑞珍说,和同学们相处了四年,大家要毕业了,她最大的感受就是不舍。这时,她就会和毕业生们谈谈,看他们有什么想法及对未来的打算。"很多人就告诉我,说自己在毕业的时候回忆过往,才发现在大一、大二的时候很不懂事,如果能够重来,他们可能会做得更好。"王瑞珍说,她会告诉学生现在准备也不迟。虽然从大学毕业了,但是不论是再深造还是就业进入社会,都是一个重新学习的过程。"毕业的时候,同学们聚餐是很有气氛的,还能提高他们之间的凝聚力,否则毕业大家就一哄而散了,根本留不下什么美好的记忆。"王瑞珍觉得,杨雷班上的做法是很值得借鉴的,"给大家拍个小视频,给现在留个纪念,十年之后聚会的时候再看,也是很有意义的。"

­  说到一些大学生在毕业季的消费支出,王瑞珍觉得,大部分的毕业生在这一阶段的消费,主要来自父母,"一些必要的支出,比如拍毕业照、租用学士服这些费用是可以花的,其他的像做微整形之类的就没必要了。当然,如果是自己挣钱自己花,那就无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