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发展教育是减贫脱贫的根本之举

发布时间:2015-04-23 12:46:44
李克强:发展教育是减贫脱贫的根本之举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2月4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决定将铁路运输和邮政服务业纳入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围绕落实审批制度改革通过修改一批法律的议案,决定修改部分行政法规。

会议指出,贫困地区学校是我国教育事业发展的"短板"。治贫先重教,发展教育是减贫脱贫的根本之举。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不让贫困家庭的孩子输在成长"起点",既是守住"保基本"民生底线、推进教育公平和社会公正的有力措施,也是增强贫困地区发展后劲、缩小城乡和区域差距的有效途径,关乎国家长远发展。会议确定,以中西部农村贫困地区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为主,兼顾其他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地区、民族地区、边境地区和东部部分困难地区,按照勤俭办学的原则,把满足基本需要放在首位,调整中央和省级财政教育支出结构,最大限度向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环节倾斜,由省级政府统筹使用资金,因地制宜、分步逐校实施。力争经过3-5年,使学校教室坚固适用,符合抗震、消防等安全要求,桌椅、图书、实验仪器、运动场地等满足基本教学需要,学校宿舍、厕所、食堂、饮水、洗浴等设施满足基本生活需求,教师队伍素质、结构等基本满足义务教育要求,办好必要的教学点,解决县镇学校大班额问题,提升农村教育信息化水平。会议强调,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要坚持"阳光操作"、精打细算,并与村镇调整、新型城镇化相结合,严防资金浪费或被套取、挪用、截留,切实把宝贵资金用在"刀刃"上,真正造福贫困地区4000多万孩子,托起他们创造未来美好人生的希望。

会议指出,营改增是深化财税体制改革的"重头戏",是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有关税制改革要求的重要内容。近两年的营改增试点和今年扩围已取得明显成效,有力推动了服务业发展,促进了结构调整,增加了社会就业。会议决定,继续有序扩大试点范围,从2014年1月1日起,将铁路运输和邮政服务业纳入营改增试点,至此交通运输业已全部纳入营改增范围,政策进一步完善。这不仅会减轻交通运输业总体税负,促进流通行业发展,还将推动全国范围所涉及行业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的税收负担进一步降低,使这一重大改革的红利持续显现。会议要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要按照改革总体部署,认真细致抓好试点方案实施,对改革中可能遇到的问题要及时研究、妥善解决,确保平稳推进,让改革持续发力,使好政策在更多行业"开花结果"。

会议认为,改革和发展都要更多依靠法治推动,法治也要根据改革发展的要求不断完善。新一届政府取消和下放了一大批行政审批等事项,要按照及时跟进、审慎稳妥的原则,加快推进相关现行法律法规的修订。为此,会议讨论通过了公司法、海关法、药品管理法等7部法律的修正案草案,决定经进一步修改后,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会议还审议通过了对进出口关税条例、城镇土地使用税暂行条例、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等16部行政法规作出修改的决定草案。通过修订以上法律法规,使今年以来推出的完善生产经营活动许可及资质资格认定、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严格事中事后监管、优化审批流程等改革措施在法律层面得到落实,简政放权、放管并重,进一步激发市场和社会活力,让各项改革在法律的保障下顺利推进。

会议还研究了其他事项。(中国政府网)

建立真正的农村义务教育责任链

——解读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

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对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作出部署,有专家指出,此项举措是贯彻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的惠民之举,有助于改善农村教育现状,但要把好事办好,还需要一整套制度设计和监督机制。

硬件软件都要抓

根据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的调研,在大部分农村地区,基本办学条件已经不是单纯意义上的盖房子、建校舍。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建立以来,很多地方的农村学校有了漂亮的校舍,但生源规模却不断缩小,根源还是师资不足。

这位学者特别指出,近年来,,一些到外地打工的父母开始趋向将留守子女送入农村私立学校,因为许多公立学校的教师白天下乡教书,晚上还要赶回城里住,而私立学校的教师反倒能对孩子管得紧点。这种趋势值得政府部门关注。

"国务院部署改善措施,还要遵从教育内在规律,从硬件和软件两个方面同时抓建设,力争通过农村教师津贴、周转房建设等,加强师资力量建设。"储朝晖说。

教育管理是个系统工程

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根据国务院常务会议的部署,有关部门将出台具体意见,对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的资金投入及相关管理工作进行细致规划。

储朝晖指出,中央财政加大投入是必要的,尤其是农村地区和偏远地方应加大省一级统筹力度,让县乡能在教育资金上有更好保障。但资金只是一个方面,还需要在管理上配套。

据介绍,近几年义务教育经费投入不断增加,但仍有个别地方将转移支付经费"打入了地方政府的GDP",还有一些地方政府把给教育上的钱打到教育账户上"洗个澡又回去了"。

"现在很多时候,教育不是缺钱,是缺思想、缺管理。应建立有相关专业机构参与的监督体系,让教育资金运行得公开透明,运用到教育一线和师生身上,杜绝在中间环节跑冒滴漏。"他说。

储朝晖强调,必须建立真正的农村义务教育责任链。比如通过省一级人大监督,对各个项目进行事前预评估、过程中监督,事后有审核等方式,切实让农村教育改善实现过程监督全覆盖。

教育进步离不开中央财政发力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注意到,近年来,国家不断加大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教育资源重点向农村、边远、民族、贫困地区倾斜,教育水平取得明显进步。而推动教育进步的"法宝",就是加大中央财政对教育的投入力度。

一直以来,我国中央财政主要保障高等教育的投入,对基础教育的转移支付力度不大,基础教育经费保障以县乡财政为主。这种配置体系,直接导致各地教育资源发展不够均衡——各地的财力不同,对教育的保障程度也就不同。

熊丙奇强调,要推进教育均衡,提高教育水平,就有必要改变过去过多依靠县乡财政这种经费保障体系。客观而言,中央财政过去两年做得不错,教育经费每年分别增加了4000多亿元。但也别忘了,我国农村基础教育还十分薄弱,由于过去欠债太多,不少地方还在等米下锅。比如,农村学前教育三年入园率只有50%多、农村寄宿学校的条件十分简陋、校车依然存在安全隐患等。

解决这些问题,都需要中央财政统筹。另外,进一步提高我国的教育投入水平,也需要中央财政继续发力,改革义务教育经费保障体系,逐渐过渡到"省级财政统筹+中央财政转移支付"。(新华网,记者 吴晶 刘奕湛)